地址难找车难停被狗追 牙医在宅服务承担困境

牙医简志成每周好几天趴趴走,带重逾30公斤的移动设备到宅服务失能者。曾半路出车祸、迷路、车被拖吊,还被狗追,他是牙医界的少数,在种种限制下,燃烧热忱,撑着做爱心。

特定身心障碍者和自我照顾能力有限的失能长辈,出门十分不方便,如果没有牙医上门来,也许就是一口臭烂牙。根据中华民国牙医师公会全国联合会统计,全台湾目前仅86名牙医师实际投入在宅医疗,但有需求者可能高达数十万人。

医师跨出诊间舒适圈,投身到宅看牙,很多关卡要突破。牙医全联会全民健保牙医门诊总额特殊计划召集人简志成说,诊间有充足的医疗设备,可执行复杂的治疗,到宅服务却可能花2到3小时才看一个病人,手边设备也有限制。

受困家中的失能者和身心障碍者,本身就有一定的风险,简志成解释,有些失能病患的生理状况可能比较复杂,不乏插管病人,就算仅执行简单的洗牙,也可能因呛咳导致病人生命危险,增加医师执业压力。

牙医出诊的环境不比诊间舒适,甚至连诊疗椅都没有,牙医师只能克难因应,出诊一趟要带重达30公斤以上的移动设备,包含简便型马达、洗牙补牙设备、抽痰机和药品,有时候一扛就得扛到公寓5层楼。如果到偏乡,还要戴上携带型躺椅,必须出动休旅车才载得动。

交通风险、迷路、停车拖吊也是在宅牙医的家常便饭;简志成曾在出诊路上遇车祸,整台车撞烂;有个案家地处偏僻,他在一条小径上来回10趟,后来拜托消防队才找到;也甚至被案家的看门狗狂吠飞扑,只能打电话求救才得以进门。

另一名从事在宅医疗的牙医李天腾也说,到偏僻地区服务时,光要从地图找到案家位置就很困难;案家在市区又有停车困扰,红线不能停,好不容易找到停车场,却距离案家要步行5到10分钟,扛着数十公斤的仪器移动举步维艰。

有时到了案家,只有外籍看护工陪同病人,家属却不在,考量病人安全和医疗纠纷风险,只能暂缓服务,无法申请健保给付,形同白跑一趟,这种情况也不是简志成一人碰过。

目前牙医到宅治疗每次可申报健保点数5700点,看似给付优渥;但简志成说,到宅服务有许多无形成本,帐面看不出来,难以用健保给付涵盖。

目前牙医在宅医疗可向案家收取挂号费新台币50元及酌收医师交通费用,但简志成坦言,跟病家收交通费会让牙医师开不了口。

以简志成在桃园服务为例,从桃园市区到杨梅服务,来回车资就超过新台币千元,若跟家属开口索取,可能增加案家经济负担,或是案家干脆拒绝服务,病人权益就会受损。

牙医全联会也收过案家投诉,当牙医到宅索取部分交通费用时,案家直接反映:可否改派不用收钱的医师?在宅服务美意,却变医师得要做功德。

简志成说,到宅牙医出诊是服务病患、执行公务,但执勤过程却有许多风险,还有赖政策能相挺支援。如由地方卫生局补助交通费用、车祸保险、执勤时车辆暂停证明等,平衡健保帐面之外的成本与风险,减轻到宅牙医无形的负担。

到宅牙医社会公益性强,身心障碍联盟秘书长滕西华说,单靠医师做爱心,会陷入政策难以为继的困境。

滕西华认为,政府提供给付诱因之外,也要思考如何降低医师到宅服务的风险,当医师离开诊间的安全领域,因案家病况多元,也可能不稳定,医疗设备又相对缺乏、增加医疗纠纷风险,应思考救济制度,而不是全让医师承担。

简志成也说,服务特别需求者的牙医资源分布不均,在花东,都是50至70岁的医师在做,当这些医师退休,找不到人接手,身心障碍的牙科服务就会有所缺损,吸引新血加入不能光靠热忱。

健保署医务管理组专门委员韩佩轩坦言,相对于开业,牙医师做在宅服务挑战很大。观察发现,近年从事在宅医疗的牙医有缓慢成长,但因应未来需求,人力还有许多成长空间。未来居家医疗整合团队也会纳入牙医师,收案来源更广,也希望愿意投入的牙医能增加,提升量能跟品质。